欢迎访问桓台妇女网!
站内搜索:
常识
 美满婚姻
为另一个人变得小心
时间:2015/3/16 16:12:56 来源:中国妇女报 【字号:

我家先生是跑步爱好者。

从马拉松42公里,到越野50公里,再到100公里……跋山涉水,奔跑在路上。

这一次,他要参加的是香港100公里越野跑。

我,是陪跑员,其实,真正的陪跑员是在山上送爱吃食物那种。而我是撒欢逛街,用意念陪他那种。

他指着远处的山说:你看,那座,还有那一座山,都是我要跑过的!

我随口附和着,心里在盘算:哎呀,我是先逛铜锣湾,还是先逛中环?是逛连卡佛还是逛SOGO?

想到要一个人游荡好几天就特别兴奋,觉得这样的比赛,多来一些也可以,全力支持,全程奉陪!

然而,在比赛前一天晚上,问题来了……

对非专业选手而言,100公里基本得跑个一昼一夜,一天一宿。那么,就意味着我得自己在酒店住一晚。

本来没觉得这是个问题,我有旅行专用的佛珠当护身符。还在入住酒店的第一天,从抽屉里翻出本圣经,煞有介事摆在床头。感觉中西合璧,颇为安心。

十点上床,他很快睡着了,呼吸均匀。我辗转反侧,越来越紧张。

也不知道半夜山上会不会冷?不知道他的头灯手杖会不会出问题?山路陡峭不会摔跤受伤吧!晚上在山里跑步会不会一脚踩空掉海里?突破人体极限会不会产生幻觉?100公里啊!这什么概念!

理智告诉我:每个人承受值不同。对他们这种动辄出去跑个40公里马拉松的人而言,100公里也不是不可逾越。何况,香港举办这种赛事非常成熟,很安全。但盲目无知的感情又在小声说:万一呢?万一有个万一呢?

闭着眼睛假寐,头脑里万马奔腾。

在黑夜里,突然想到:我俩结婚四年,1440个夜晚,没有夜不归宿,没有分开过。这种强烈的不适感,其实就是巨大的不习惯。

一想到他不在,要自己过一宿。还是我在睡,他在跑……紧张就开始蔓延……

我深呼吸,试图调整。我知道这是我的问题,幼稚又无聊。“担心是最糟糕的礼物,不如祝福。”在清醒与平安无事的时候,道理都明白。可一有点风吹草动,就章法大乱。

原本只是一个人,无知无畏。有一天,与原本陌生的人组成家庭,互相依赖且牵绊,逐渐不再适应一个人的生活。这还仅仅是两个人。有朝一日有了孩子,更是不得了。

别说孩子,宠物都难过这关。我有个小伙伴养大狗,溺爱之依赖之。每晚必须摸着大狗耳朵睡觉。只要有人跟她打预防针:狗狗寿命短,有一天会先死掉,你得做好心理准备。她就当场泪崩给你看!

所有的痛苦,都来源于内心深处的恐惧吧!

在长期的婚姻生活中,我可能会变成,不,是已经变成一个没有独立生存能力的废物。

不可以,绝对不可以这样。不能再当怂包了!暗暗下决心,只要过了明晚,就会打破两个人四年每晚都在一起的魔咒,我就是一个可以独立生存的人!

胡思乱想了一通,胡乱做了个总结,又胡乱自勉一番。爬起来吃了半个菠萝包,戴上蒸汽眼罩,再躺下,才过十二点,昏昏睡去。

第二天,一个人游荡于金钟九龙旺角一带,逛累了吃拉面补充体力。他随时跟我汇报跑况,说补给站吃得很好,都有点吃撑了。跑过沙滩时,还录了段大海的声音给我听。

晚上快十点,他跑完65公里。说山里太冷,主要是练习不够,体力速度有点跟不上。他决定退赛。

晚上十一点,他回到酒店。

我说,就怕你硬撑着挑战极限。他说,哪能呢,安全第一。

嗯,前一天晚上那么多的纠结担忧,终究是多余的。

安心睡去。

而我,终究还是个废物。

第二天早晨起来,已是十点。才知道他的两个小伙伴,一男一女,都是当爹妈的人,半夜相继退赛了。只有一个人,还在跑……孤家寡人,无所顾忌,全程不带手机。口号是爬也要爬到终点,最后他成功了,用时27小时。

嗯,也许每个有家有室的人,都是废物。看着那个曾经莽撞勇敢的自己,为另一个人,变得小心、保守、理智……爱惜生命,就是爱惜他/她。


关键词:||
版权所有:桓台县妇联  电话:0533-8180012
地址:淄博市桓台县中心大街688号  邮编:256400  鲁ICP备14020262号-1